齐乐国际 > 文章阅读 > 人生感悟 > 人间烟火最灿烂

人间烟火最灿烂

2017年10月14日来源: 南阳日报阅读: 加载中...人生感悟

朋友发来微信:多羡慕你啊,与几岁的儿子和九十多岁的母亲在凉棚下摇着蒲扇共享天伦,是多么美好的事情。

今又从网上看到中国工程院院士、著名摄影测量与遥感专家刘先林老先生因光脚穿着旧皮鞋、坐在高铁二等座上修改文件的照片,在78岁时成为“网红”的报道,真是感慨唏嘘,惊叹不已!老先生说:“不好意思,这次是朋友圈没弄好,闹出的一个‘事故’,不应该受到这么多的关注。”先生还说:“已交退休报告,要多陪陪老伴儿,好好享受享受人间烟火。”多么直率,多么本真!要知道,他可是曾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的国宝级科学家。

是啊,夏天来了,葳蕤的五月像河滩沙洲上疯长的野花水草,水淋淋、湿漉漉的。夏花更是绚烂多姿,各自开放着。闭上眼睛,想那散着热气和花香的田野浓草没膝,阵风过来,起伏如海,蝶飞蜂舞;那高天之下、大地之上隐含了多少神奇和秘密;想那绿荫下花园里一对对、一家家、一群群的男人和女人、儿童和老人们,在绿茸茸的草地上,在松软的沙滩上,轻慢的步履和惬意的微笑,一切,似乎都在日常的人世间自由地、快乐地、幸福地开放着。

然而,真实的素日里,我们生命渴望美丽是这样的吗?家家有本难念的经。生存已把真实的我们压到了几乎无耻无奈的境地。社会裹挟了我们,使我们失去了本性的召唤。心灵,一再萎缩;精神,失去自由;言语,虚伪无聊;行动,如履薄冰。一切不是听从内心的呼唤,而是在生命之外漫游着。生活,不是顺应和满足生命的自然状态和需求,而是左右挣扎上下翻腾,拼命表演扮装着性情之外的东西。待熬到双手颤抖生命将尽,回望来路,在本能的激情散尽之后,我们还有什么?我们还能记下和会心地舒笑什么?我们活着让生命度过的日日夜夜又是什么?

长歌当哭,头长在我们自己的肩上,思想在我们的脑际发梢荡漾,可我们为什么苍白不堪、步履蹒跚?人性天赋本是自由独立,特立独行,可为什么,本真、独立、自由之难,难于上青天!

“当你熟睡的时候,你赤裸的身上应该散发着人的芬芳;当你醒来的时候,你理智的头脑应该荡漾着激情的气息;于是,你每时每刻走向大森林的深处,走向你的自我和你的无拘无束。”俄罗斯当代女诗人罗娅·托夫娜用年轻的诗在呐喊着。

“要行动,就不要考虑这行为是好是坏;要爱,就不必顾忌这爱是善是恶;我要教会你热情奔放;我希望在人世间,内心的期望能够尽情表达,真正的心满意足,然后才完全绝望地死去”。纪德的《人间食粮》这样告诫我们:生命只有像夏天的花朵一样充满激情地开放,一切才真正有点意义。

白水真人居。在南阳,城东城西住着两个作家名人,一个是写历史小说的大腕二月河,一个是主写齐乐国际的大家周同宾。他们都过了古稀之年,铅华洗退,始露真容,发出不同的真音,过着朴素的生活。好像是不修边幅,又好像是极为普普通通,今天少穿了一只袜子,明天错系了一粒纽扣,今天胡子拉碴,明天头发散乱,为餐桌上剩下的一粒米惋惜,为话不投机的权势欲望震怒,为孩童蹒跚起步咿呀学语、摔倒尿湿了裤子而大笑……这是为什么?要俺说原因很简单,除了人品知识学养,是沐浴人生风雨后的生命本真,是不怕被社会不重视,不愿为五斗米折腰的生命还原。正因为这种没有华丽的袈裟才让他们无欲则刚,率真朴实。不是高处不胜寒,而是如夏花灿烂。

人生,说长也长,说短也短,就这么一小段路程,这么一小片天空,如果心的领地太窄太小,怎么装得下那么一个偌大的世界。

像四季的春种夏长秋收冬藏一样,除了青春年少的懵懂成长学习,中年疲于奔命上有老下有小的生存状态和压力,到年逾古稀的垂垂暮矣,掐头去尾,我们生命里如夏花一样的年华还有多少。

风声起,大地芬芳。我们还等待什么,快打开窗户,仰望蓝蓝的天空,脱去锃亮的皮鞋,甩掉名利面子的枷锁,挽起裤腿,在五月的田野里,在大风吹过的草地上,在夏日的阳光下,让生命和激情再勇敢地开放一次、蝉蜕一次。

生如夏花之灿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。但我要说,人间烟火最灿烂。